亚洲资讯网,欢迎您!

证券记者眼中的股市

军事新闻 2019-02-02 00:28290网友投稿网友
摘要:天上人间,无论是股指、交易量还是新增开户数,A股又重新演绎了一次急涨暴跌的经典历程,对于A股这样的一个散户市而言,市场的剧烈动荡,损失最为惨重的仍旧是最大多数的普通投资者。

证券记者眼中的股市

  ■张学光

  从去年7月中旬开始启动至今,A股的这一轮行情整整走过了一年,在这一年当中,前11个月的时间,A股的总市值从28万亿元一路暴增到78万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股市的全球第二大股市,然而随后又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蒸发掉了20万亿元。

  天上人间,无论是股指、交易量还是新增开户数,A股又重新演绎了一次急涨暴跌的经典历程,对于A股这样的一个散户市而言,市场的剧烈动荡,损失最为惨重的仍旧是最大多数的普通投资者。当然,这一轮股市动荡中机构也多数未能幸免,然而在各类基金的背后,是为数更多的普通投资者。

  钱太多了

  2014年7月28日,沉寂了好几个月的上证综指忽然掀动了一个小幅的上扬,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从2000点涨至2200点。

  有同事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是不是可以关注股市了。”在此之前,A股经历了长达4年的萎靡不振,股市,已经是一个被投资者遗忘的角落。

  进入到2014年,房地产市场忽然熄火,此前投资楼市所溢出的资金,需要寻找到新的投资市场。

  2014年初,余额宝掀起了互联网金融的投资热潮,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5%-8%的投资收益远比银行的存款利息更具有吸引力;随后的一年当中,作为后继者的P2P蜂拥而起,很快,在激烈的竞争中,一些P2P公司已经能够给投资者开出10%-20%之间的投资收益;而面对存款的大量流失,越来越多的银行也在想尽办法通过理财产品将资金转到表外。

  数量庞大的资金需要博取更大的投资收益,而2014年上半年GDP只增长了7.4%,较上年回落了0.3个百分点,作为社会财富创造重点的工业生产领域,大家谈论最多的是如何“去产能”、“去杠杆”。

  转型,如何转?最便利的途径就是通过资本市场去并购新兴产业,不但可以盘活现有资产,还可以提升企业利润。资金已经急不可待地涌入了资本市场,作为门槛最低的A股市场,将承担起企业转型、去杠杆的融资功能。

  后来,市场给这一逻辑起名为“改革牛”,而随着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改革的定调,市场又将其提升了一个层次称之为“国家牛”。

  就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之前,上证综指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从2400点拉升到了3000点。

  年底的时候,一个朋友满脸兴奋地告诉我,他已经将房子做了抵押贷款,打算重新入市了;根据中登公司的统计数据,去年12月,沪市和深市新增开户数环比增幅为136.4%和142.6%。

  割“韭菜”

  截至2014年底,沪深两市的有效账户突破了1.4亿,也就是说,中国14亿人口每10个人就有一个股票账户。

  然而,这仅仅是一南方稀土三甲猜想 名单最快年底公布个开始,股票账户从1.3亿户增加到1.4亿户整整用了一年多时间,而从1.4亿户增加到1.5亿户只用了3个月,随后,从2015年4月开始的3个月时间,新开股票账户数都以每个月超过1000万户的速度增加。

  对于这些蜂拥而至的新股民,老股民称之为“韭菜”,割掉一茬,还有新的长出来。

  然而,市场上的新增资金并非全部都来自于这些“韭菜”,在这些资金之外还有越来越多的杠杆资金,通过券商融资、伞形信托以及场外配资的渠道进入市场。

  2014年,A股市场启动时券商的融资规模大约只有4000多亿元,到12月底就已经突破了1万亿元,从2014年到2015年上半年,23家上市券商当中有14家启动了增发融资,而所融到的资金基本都投向了两融业务。

  比券商融资更火爆的是场外配资。此前风起云涌的P2P行业终于找到了最适合的投资市场,也只有股市,才能消费得起接近20%利率的资金成本,而且其风险远低于借债给房地产公司。

  比P2P规模更大的银行资金也开始介入,这些资金都以优先级的身份绕道进入股市,而那些作为劣后级的资金,在加大杠杆的同时也放大了风险。

  很快,上证综指在庞大的资金推动下,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从3300点上攻到4500点,此时,整个市场已经为之疯狂了;越来越多的利好观点开始为这一轮股市上涨背书,券商研究员说,在一个全民资产大搬家的时代,沪指万点不是梦,连《人民日报》也说,4000点只是起点。

  此时,在“改革牛”和“国家牛”之后,又牵来了一头“杠杆牛”。

  6月5日,上证综指冲上5000点,创业板指数冲上了4000点,沪深两市有127家公司的市盈率超过了1000倍。

  抄底被套

  A股就像是一个刹车失灵的汽车在急速奔驰。

  6月18日,券商融资余额达到22666亿元的峰值,从当日到6月19日,上证综指两天时间暴跌将近500个点;第二周,上证综指又跌去400多个点。

  市场开始出现慌乱,逃还是不逃?6月份的最后两个交易日里,市场陷入一个纠结之中,面对已经跌去1000多点的市场,看多和看空者各持己见。

  一些投资者选择了抄底,6月29日和30日沪深两市的交易量明显增加。

  然而,他们失算了,此时,最大的做空力量已经悄然崛起。从6月18日开始,股指期货的交易量急速放大,特别是涵盖了大量中小市值个股的中证500股指期货,成为做空力量的新战场。

  在缺乏做空工具的现货市场,出于止盈的机构开始在期货市场大量做空,而股指期货的暴跌又连累了现货市场,急于出逃的机构在中小股大量跌停时,只能不计成本地抛售蓝筹股,加剧了股指下跌,A股顿时陷入到一个恶性循环之中。

  7月6日,多次喊话无效的监管层只能出手,以真金白银救市;然而,眼看着有国家队护盘的“两桶油四大行”,扛不住的中小个股只能就地卧倒——停牌,停牌和跌停的公司一度超过2700家,这导致了整个A股2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印度封杀中国通信设备真相调查流动性危机。

  暂停IPO、暂停做空、暂停减持……迫于危机的监管层投下一剂又一剂的猛药。

  7月9日,沪深股市止跌反弹。

  同一天,一些场外配资的公司又接到投资者申请配资的电话。

  蒸发了20万亿的A股,并没有及时修理刹车系统,仅仅是卸载了一些负重之后,再次上路了。



来源:

ag亚游视讯大厅 Copyright @ 2018-2019 亚洲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