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资讯网,欢迎您!

热钱监管新思路专家建议无息准备金

国际新闻 2019-01-26 11:39111网友投稿网友
摘要:热钱监管新思路专家建议无息准备金

本报见习记者 张广明 北京报道

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热钱流入规模出现放缓趋势,但央行的加息可能再次吸引热钱涌入。“热钱”大规模流入背后则是我国外汇占款的居高不下,这又被认为是导致央行基础货币被动投放的根源之一。在此背景下,一种新的监管思路正有望纳入决策层视野,即实施无息准备金制度。
“根据我国目前面临境外资本大规模流入的现实,可以考虑将流入我国外汇交易市场的非贸易类外汇资金总额的30%作为一年期的无息外币强制性存款。而从国际上一些实施过该制度的国家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曾较早提出这一政策建议的中国人民银行培训学院教授王勇告诉记者。不过,也有接近决策层的人士表示,这一政策能否最终被采纳还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境外资金流入居高不下
央行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达31975亿美元,较去年年末的2.85万亿美元增加了将近3500亿美元。数据还显示,其中,一季度外汇储备余额增加了1974亿美元,二季度增加了1528亿美元。
按照通行的粗略的测算方法,一季度出现了10.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实际使用外资金额303.4亿美元,则有近1700亿美元的净资本流入。同理,二季度的贸易顺差为467亿美元,4-5月份外商直接投资额增加178亿美元,流入的境外资本约为870亿美元。
王勇表示,从数据来看,上半年流入我国的境外资金规模确实比较大,这导致了外汇占款的居高不下,并最终带来巨大的通胀压力。
建设银行研究部高级经理赵庆明则认为,上半年的外汇储备增加较多,与欧元等非美货币的升值也有关系。“目前我国外汇储备中非美元货币约有1万多亿,均以美元计价。4月份欧元、英镑、日元等国际主要货币对美元升值明显,最后反映在账面上就是以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增加较多。”
此外,跨境贸易结算也是导致上半年新增外储增加较多的因素之一。以一季度为例,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中,进口中实行人民币结算的比例高达85%,而出口中人民币结算的比例仅为15%,这意味着由于大量企业在进口中应用人民币,而减少了购汇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外汇储备。数据显示,一季度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收付差额高达1800亿元,折合约280亿美元。
热钱流向之谜
值得关注的是,在当前房地产市场走向依然不明朗、股市低迷的情况下,大规模的资金流向何处,成为了迷局之一。对此,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博士表示,从其调研情况来看,现在新进来的热钱主要有两个投资方向:一是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二是包括农产品在内的一些大宗商品。
至于这些资金进入国内的方式,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除了一些规模较大的基金会走额度审批这一正常渠道外,其他的较小的私募基金主要是通过私下的渠道进入。
“基本上采取通过中介对冲的操作方式,比如说我有一笔资金要进来,而你恰好有一笔资金要出去。那么只要我把我的资金打到你在国内的账户,而你把你在国外的资金打到我在国外的账户就可以了,根本就不会涉及到结汇的问题。现在从事这种业务的机构很多,甚至包括一些大型的企业以及银行的工作人员。”上述人士表示,不过,对于这种进入方式而言,则要支付一定的手续费作为中介费用。
除了这种地下渠道外,另一种方式则是仍然走结汇的途径,其操作思路大体如下:一些外资企业通过签订虚假合同或者真实合同(结汇后,该合同便撤销)结汇,然后再由合同的另一方将资金原路返回,这样资金投资股市以及楼市就可以不受限制了,这也是目前大规模境外资金流入惯用的方式之一,同时也是外管局监管的重点。
监管新思路
针对境外资金持续流入的压力,外管局的监管力度也在加大。就在央行公布新的外储数据的同时,外管局也对外公布了对一些企业以及个人违规办理外汇业务的处罚情况。资料显示,此次被外管局曝光的共涉及10多家企业以及个人,违法内容主要包括违规结售汇以及资本金结汇等。
有熟悉内情的人士表示,自2010年下半年以来,外管局就对地下钱庄以及通过其他方式进入的“热钱”保持严打态势。不过,在王勇看来,现在对热钱的监管方面,仍然更多是采用治标的方法,这就像割韭菜一样,割完一茬又长出来一茬,永远是处在一种被动监管的状态。
他认为,现在急需一些创新性的政策,比如可以借鉴国际经验,推出无息准备金制度,即将流入外汇市场的30%-50%非贸易类外汇资金,列入为期一年的无息外币强制性存款或对没有正常贸易背景的外汇资金,可征收10%-20%的结汇税。
无独有偶,在最近的某论坛上,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也公开表示,要加大对货币政策创新方面的研究,可以参照一些国家采用的无息准备金、国外投资所得税或金融交易税等工具,有效管控热钱,防止其大进大出对我国造成冲击。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商业银行对贸易类的外汇和非贸易类的外汇是无法严格区分的。商业银行可以协助海关、外管局排查,但是商业银行只是做资金业务,发票、跟单、账户配合就可以形成业务,而发票背后有无货物等这些并不是商业银行有权利去检查和跟踪的。
对于这一质疑,王勇认为,从技术操作角度看,这并不是难题,通过外管局、海关总署以及商务部等相关部门的合作完全可以做到。
有接近决策层的人士也表示,该政策只是一个短期的临时性的措施,又面临来自于各部门的协调难题。“对于央行而言,确实想推出一些创新的货币政策,但能否得到其他部门的配合,也是主要问题之一。”上述人士表示。
黎友焕则认为,这一政策并不能解决当前存在的问题,且有可能会加速资金的对外流出,应该予以慎重对待。“尽管中国经济形势依然风景独好,但决定国际热钱下一步重新布局和大宗商品波动的最重要因素是美国对QE3的态度。从全球战略上看,美国不会轻易放弃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吹大新兴经济体(包括我国)的泡沫后再通过加息等多种工具突然从市场促成资金回流,从而达到打劫新兴经济体,进而转嫁金融危机风险的目的。基于此,对于资金可能流出也同样要保持警惕状态。”黎友焕表示。


来源:

ag亚游视讯大厅 Copyright @ 2018-2019 亚洲资讯网